股票配资排排网
首页  >  股市头条新闻

铸羽翼谋百年 谭旭光和潍柴的蓄势登高之路

作者:  来源:  阅读:49

  多年来,国有企业依靠深化改革走向市场、适应市场、融入市场,未来也一定会依靠深化改革在市场竞争中增强活力和实力。

  奋进新征程,无论是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、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,还是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、增强产业链供应链韧性,都需要国有企业发挥龙头带动作用。

  山东国企潍柴控股集团的发展历程,为我们描绘了奋进新征程、建功新时代的中国国有企业发展壮大的奋斗之路。

  当前,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预期转弱三重压力。世纪疫情冲击下,百年变局加速演进,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和不确定。越是这种时候,国有企业越要以奋进的姿态,啃 “硬骨头”、 “深水区”。

  而作为国有企业的掌舵者,谭旭光是当之无愧的国企改革先锋。这位潍柴集团的当家人带领潍柴在资本运作当中的 “快、准、狠”,以及跨业务、跨领域、跨国界的重组整合能力更是值得称道。 “我们海外并购屡获成功,关键在于找到了文化融合这把 ‘金钥匙’”,谭旭光这样表示。

  本文着重讲述谭旭光和潍柴在企业并购过程中的成功经验,如何向改革要活力,向改革要动力,如何以 “责任、沟通、包容”为内核搭建文化融合模型,在谭旭光百分之百成功的全球并购经历中有一个深入的解读。

  ■ 中国工业报经晓萃

  4月18日,潍柴动力披露公告,拟增持潍柴雷沃股份至62%,成为潍柴雷沃控股股东。这一消息吸引了市场的众多关注。业内人士分析,潍柴动力与潍柴雷沃强强联合,成为纯正的 “智慧农业第一股”,为中国农业装备行业这一优质赛道增添又一 “重磅稀缺标的”。

  3月31日,意大利法拉帝集团 (9638.HK)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了游艇行业香港上市第一股,也是近十年来港股上市唯一的意大利企业。潍柴集团是法拉帝的第一大控股股东,持股86.055%。

  山东这家国有企业――潍柴控股集团,在全球拥有动力系统、商用车、农业装备、工程机械、智慧物流、海洋交通装备等业务板块,旗下拥有海内外7家上市公司,近来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。

  那么,一家靠柴油发动机起家的企业,究竟能做多大?潍柴掌门人谭旭光的答案可能超乎人们的想象。

  谭旭光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他1998年上任,带领潍柴走出濒临破产的泥潭,一步步发展成为国际化工业装备集团。根正苗红的国企光环,却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 “霸道总裁”。

  试水:奠定重型商用车 “帝国基石”

  地处山东半岛经济圈的潍坊,素有 “中国动力城”美称。2021年,潍坊市GDP约7000亿元,潍柴集团该年度的收入则突破了3000亿元。

  时针回拨至上世纪90年代末,潍坊白浪河畔,37岁的谭旭光掀开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国企改革岁月,结出的硕果之一就是建立起现代化企业制度,潍柴动力成功上市。

  2002年,潍柴动力正式注册成立,由潍坊柴油机厂作为主发起人、联合境内外共8家法人单位以及24名自然人共同设立股份有限公司。通过科学的股权结构设置,潍柴动力引进战略投资者,既解决了一股独大,又实现了股权结构多元化。同时,管理层入股,企业活力得到了充分激发。20年前谭旭光的这波操作,与当前国家倡导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“异曲同工”,潍柴动力成为了首批 “吃螃蟹”的国企。

  关于上市,当时有两种方案,一种是A股上市,获得较高市盈率,融资规模大;另一种是H股上市,通过香港平台打通国际资本市场,为国际化搭建资本平台。谭旭光和团队一致决定在香港上市,让潍柴动力呈现在全球资本市场面前,以更加规范的治理机制接受全球监督。

  2004年3月11日,潍柴动力 (2338.HK)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交易,实现融资1.7亿美元,成为中国首家在香港主板上市的内燃机企业。更重要的是,潍柴动力由此打通了快速切入国际资本市场的路径,为而后的全球并购打下了基础。上市以来,潍柴动力H股最高较发行价上涨52倍。

  谭旭光不图一时而谋百年的战略眼光,可见一斑。

  进入新世纪,中国经济高速增长,重卡行业方兴未艾,国企改革持续释放红利,让潍柴动力获得了飞跃式增长。一方面自身利润不断增厚,一方面全球资本市场募集来了丰厚的资金。

  这时德隆系崩盘,震动了中国资本市场,当别人以看客身份议论观望时,谭旭光却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和兴奋。机会来了!可能改变潍柴历史的机会来了!

  因为德隆系有湘火炬,湘火炬有陕重汽、有法士特、有汉德,如果配上潍柴发动机,“动力总成+重卡”的黄金产业链就齐了。

  “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湘火炬!”那时的潍柴还不是现在的潍柴,或许只有亲历者才能明白其中的艰辛。谭旭光对上要顶住来自母公司中国重汽的施压,对下要快速打消企业内部的疑虑形成共识,中间还要应对竞标对手的各路“阳谋”“阴招”,堪称一场精彩且经典的商业大战。

  2005年8月8日,潍柴动力以10.2338亿元人民币成功竞标A股上市公司湘火炬,潍柴动力第一次实现成功并购。经此一战,名不见经传的谭旭光,犹如一匹黑马杀进了中国资本市场,且来势凶猛、路数神秘,由此获得了 “谭大胆”的称号。

  收购湘火炬后,潍柴动力顺势推出产业链价值最大化的换股吸并湘火炬方案,一举完成股权分置改革、产业链资产整合、回归A股市场三大战略诉求,成为了中国第一家通过换股吸收合并方式由H股回归A股的上市公司,开创了资本市场 “潍柴模式”。上市以来,潍柴动力(000338.SZ)A股最高较发行价上涨24倍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,通过吸并湘火炬,潍柴动力打造了全球唯一的动力总成黄金产业链,完成了产业链的前向整合,拥有了自己的重卡,受到了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。

  二十年奋进砥砺,一朝功成扬天下。2021年,谭旭光手握的 “潍柴系”,发动机年销量突破127万台,重卡 (中国重汽+陕重汽)年销量突破45万辆。在全球柴油发动机和重卡领域,谭旭光已然站在了巅峰。

  起势:志在 “战略转型与结构调整”

  2008年,全球金融危机爆发。彼时的潍柴动力已羽翼渐丰,但谭旭光却充满忧虑,深度思考着潍柴持续发展面临的问题,以及危机背后蕴藏的机遇。

  当时存在的问题是:产品、业务和区域结构仍不均衡,面临的风险因素复杂多变,未来发展的持续性不强。

  而当时面临的机遇是:全球金融危机带来跨国并购、掌控海外优质资源的绝佳机遇。

  进入掌舵潍柴的第二个十年,战略转型与结构调整,成为了谭旭光最迫切要思考解决的命题。这个阶段,他的战略选择是――坚持心无旁骛围绕动力主轴实施同心多元化战略,实施跨国并购,持续完善产品、业务和区域结构。

  对于海外并购,潍柴内部是有较大争议的,但是谭旭光依然坚持试一试,他觉得即使失败了,也权当锻炼队伍、买个经验。2009年,最终以299万欧元的低成本并购法国百年海上动力品牌博杜安,弥补16-33升高速发动机的空白。

  事实证明,通过这次并购不仅开拓了潍柴人的视野,完善了产业链,实现了发动机产品序列全覆盖,更重要的是为拓展大缸径工业动力业务提前做好了战略储备,全系列全领域战略思路逐渐成形。目前,潍柴动力产品结构均衡,战略产品储备丰富,道路用国六、非道路四阶段等全系列全领域产品齐全,可以满足动态多变的市场需求,持续引领行业升级。据潍柴动力2021年业绩年报,潍柴高端大缸径发动机销售5198台,同比增长47.6%,实现收入14.1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9.3%。并购博杜安的贡献,可见一二。

  此后,谭旭光跨国并购的胆子越来越大――瞄准了全球顶级奢侈品牌法拉帝。借助欧债危机之机,2012年1月潍柴集团并购重组全球知名的超级游艇制造商意大利法拉帝集团,实现了从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的转型,发动机从陆上动力向海上动力的转型,产品从中端向高端的转型,企业从中国品牌向国际品牌的转型。

  谭旭光 “一顿操作猛如虎”,一度濒临破产的法拉帝在2016年全面扭亏为盈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8年-2021年,法拉帝净收益分别为6.15亿欧元、6.49亿欧元、6.11亿欧元及8.98亿欧元;此外,2016年至2020年间,公司净利益的复合年增长率为5.2%,增长速度高于全球游艇业的复合年增长率,跑在市场前列。

  并购法拉帝的同年年底,谭旭光还成功运作了当时中国对德国最大的一起并购,潍柴动力以7.38亿欧元战略重组凯傲林德。

  要知道,凯傲是全球第二、欧洲第一叉车供应商,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100余个营销网点。与重卡和工程机械相比,叉车属于中周期产品,能够有效平衡潍柴发动机业务的周期性。林德液压为全球高压液压技术领导者,尤其是在500帕领域优势明显,打破了外资技术在中国的垄断。基于此技术,潍柴动力顺势推出工程机械液压动力总成、农业装备CVT动力总成,成为了目前中国高端工程机械、高端农机两大领域大马力 “动力心”国产化替代的唯一方案。

  2016年,谭旭光又助推凯傲整合吸收美国德马泰克。至此,潍柴成功搭建起 “潍柴卡车运输+凯傲物料搬运硬件+德马泰克系统集成”智慧物流产业链,实现了从装备制造企业向整体解决方案服务商转型。据2021年凯傲年报:订单额再创新高,增加32.2%达到124.82亿欧元。综合收入达到102.94亿欧元,同比增长23.4%。特别是工业车辆叉车及智能物流领域,对母公司利润的贡献十分亮眼。

  2017年,潍柴的资本之轮再次驶向北美市场――并购美国PSI公司,成为PSI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打通进入北美市场的快速通道,进一步提升潍柴品牌在欧美市场的渗透力和品牌影响力。

  几番谋划,谭旭光完成了在欧美的首轮布局,相继形成完善了海洋交通装备产业链、智慧物流产业链两大产业链,区域结构与业务结构更趋合理,抗风险、避周期能力大幅提升。海外业务对潍柴集团实现收入贡献接近40%,集团跨国指数达37.6%。

  仅从凯傲的股价历史走势来看,2016年凯傲法兰克福上市开盘价24.19欧元,目前股价60欧元,而潍柴动力持有凯傲45%股权,就可感受到潍柴动力对凯傲集团的投资收益之丰厚程度。

  超越:寻找下一代 “吃饭”产品

  “要站在全球视野看危机,站在实现百年企业的愿景看危机。”2017年,彼时全球还没有新冠疫情肆虐,国内新能源的聚焦点主要放在纯电和混合动力之上,燃料电池热度未起。就在这一年,谭旭光狂飞几十万公里,4次到日本、4次到欧洲、3次到美国、2次到加拿大,走访德国博世、德国道依茨、日本小松、日本电装等,去斯坦福大学和谷歌人工智能领军科学家探讨大数据,去硅谷百度阿波罗无人驾驶研发中心体验 “无人驾驶”……

  大变局时代,站在十字路口,企业该往哪儿走?潍柴下一代吃饭产品是什么?为了看清未来,谭旭光来到了全球科技的最前沿。

  考察归来,谭旭光在潍柴内部先后作了 《繁荣背后的思考》 《不改变就灭亡》演讲,深度解析了新能源对潍柴的挑战。用谭旭光的话讲,新能源商用车还有一些路要走,但潍柴必须跑在行业前面。发展新能源需要产业链上游零部件企业的支持,也需要下游终端产品多场景的试配试用,像潍柴这样的企业或许更有优势,“潍柴系仅企业内部,就可以消化5万辆新能源商用车。”

  2018年5月,潍柴动力战略投资英国上市公司锡里斯动力20%股权,布局固态氧化物燃料电池;9月,战略投资加拿大上市公司巴拉德动力系统19.9%股权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,布局氢燃料电池;2020年1月,战略重组德国欧德思,布局新能源动力总成电机控制系统技术;2021年3月,投资入股瑞士飞速集团,布局燃料电池空压机业务。

  至此,潍柴动力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新能源关键核心技术的布局,为公司2030年新能源业务实现引领全球的战略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从固态氧化物到氢能,从燃料电池的 “心脏”电堆、“神经”电机控制系统到 “肺”空压机,谭旭光的战术是:“高举高打”,一起步就放眼全球优质资源,通过一系列的合资合作、链合创新,完成燃料电池全产业链的布局。

  据潍柴动力2021年年报,潍柴新能源业务成果突出,产业化落地加速,目前已开发了30-200kW全系列燃料电池产品平台并实现量产。依托国家燃料电池技术创新中心和 “氢进万家”科技示范工程,搭载公司氢燃料电池产品的重卡、客车等实现了公交、港口、园区、钢厂、高速等多场景应用。

  潍柴羽翼已成、蓄势高飞。

  “国际化战略一定要清晰,潍柴集团对国际化并购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原则,不是为了 ‘走出去’而 ‘走出去’,不是为了产能简单的叠加、合并报表、收入提升而走出去。每一次跨国并购和海外布局,都是基于 ‘补短板、调结构、强主业’的战略原则,聚焦 ‘企业急需、技术高端、国家瓶颈’,进一步增强主业的竞争力、拓展和升级产业链。”谭旭光是一名睿智的战略机会主义者,更是一名实用主义者。对于海外并购,他有着清醒的认识和谋划。

  以潍柴动力的资本并购历程为样本进行深度观察,就可以发现并购标的有个共同特点,即具有关键核心技术、其行业地位领先、能与潍柴现有业务产生协同、极具成长空间。或许,这就是谭旭光同心多元化战略的本质内涵,也是他屡“并”屡胜的秘诀所在。谭旭光大胆创新、思维超前的战略眼光,嗅觉敏锐、洞察先机的商业天赋,战术快狠准、一击即中的行事能力,一直贯穿着潍柴的成长发展。

  上述仅以潍柴的动力系统、商用车、海洋交通装备、智慧物流产业链、新能源等为主线铺开叙述,尚未能囊括谭旭光主导的所有并购案。据悉,截至法拉帝成功登陆港交所,山东重工旗下已经拥有12家上市公司、14支股票,分别是:H股和A股两地上市的潍柴动力,H股上市的中国重汽 (香港)、法拉帝集团,A股上市的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卡车、潍柴重机、亚星客车、山推股份、中通客车,以及德国凯傲、美国PSI、加拿大巴拉德 (BLDP.N与BLDP.T)、英国锡里斯。

  谭旭光掌控了如此庞大的产业帝国,且山东重工集团还是山东省属28家国企多年来的 “盈利王”,这样的经营能力确实值得敬佩。

(文章来源:中国工业报)

上一篇:保变电气承制福清核电机组运行良好
下一篇:个人养老金制度有望落地:实行个人账户制 体现普惠和广覆盖

热门推荐


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,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,如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© 2021 股票配资排排网 版权所有

广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