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票配资排排网
首页  >  股市头条新闻

破解中部地区人口自然负增长 关键四招!

作者:  来源:  阅读:145
 

  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中部地区面临人口问题困扰。

  根据2021年统计公报,中部6个省份中,除安徽外,其余5个均发布了2021年人口自然增长率数据,其中3个省份出现人口自然负增长,分别为湖南、湖北和江西。

  从常住人口看,4个省份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,除湖北因为武汉在疫情过后人口大幅反弹,带动全省常住人口增长54.74万之外,仅安徽出现常住人口增长,增量为8万。

  如何留住人口?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,有四招可以发挥关键作用:以强省会、都市圈等战略留住人口;产业转型升级,改善营商环境提供更多高质量就业岗位;公共服务建设进一步发力,充分发挥交通优势;发展高等教育,增强对高层次人才吸引力等。

  “人随产业走”是一个必然的趋势。与此同时,考虑到资源限制,目前中部地区最为合适的发展路径还是由省会带动周边城市发展。因此,发展都市圈,由省会带动周边地区“共同富裕”,是留住人口的一个关键因素。

  如果能按照产业配套、专业分工的原则,有序将部分产业由省会中心城市向周边地区转移,形成合理分工格局,就能提供更多就业岗位。这不仅仅需要政策支撑,更需要不同地区间的协同,在交通、营商环境等软硬件方面融合对接。

  随着人口红利逐步消退,人口问题已成为影响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,中部地区也需要在全国人口竞争中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。

   

  两大人口问题并存

  中部地区6个省份尽管总体人口不少,但是目前的人口问题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:部分省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,多数省份常住人口负增长。此外,扣除省会数据之后,所有省份的常住人口均为负增长。

 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湖北。根据公开数据,2021年,湖北常住人口大幅增长54.74万,但这是在武汉2021年常住人口增长120.1万人的基础上达成的。

  必须指出的是,武汉这一常住人口增长并不是正常情况。2020年,由于疫情拖累导致武汉部分企业、工地的工作岗位消失,一些人口流出。2021年武汉开始恢复,加上政策扶持等,常住人口数量暴增。如果从2020年发布的人口普查公报来看,2010年到2020年武汉的常住人口总增量为254.11万人,平均每年增长约25.4万人。

  当然,武汉的人口“反弹”,与当地的经济发展也分不开。作为中部地区中心城市之一,武汉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、科教基地,且拥有“九省通衢”的地理优势,高校教育与产业发展为武汉吸引了大量优秀人才。作为全国拥有最齐全工业门类的城市之一,近年来,武汉一直致力于优化产业结构,提出了“965”产业集群发展思路,形成了“九大支柱产业、六大新兴产业、五大未来产业”架构的产业格局。

  根据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武汉市2021年新增人口中,东湖高新区增加16.77万人、武汉经开区增加9.65万人,增幅非常快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两个区域分别担当武汉“光芯屏端网”新一代信息技术、汽车制造和服务业两大支柱产业的核心发展区域,2021年GDP也快速增长。由此观之,“人口地图”紧扣产业,产业发展才能吸引优质人才流入。

  扣除武汉120.1万人的常住人口增长,2021年湖北其他地区的常住人口变化为-65.36万人。

  另一个常住人口正增长的是安徽,安徽并未公布人口自然增长率,2021年常住人口增长8万人,但省会合肥就增长9.5万人。

Image

  总体来看,中部6省在2021年的常住人口变动为-25.68万人。除省会城市之外,中部省份其他城市的常住人口减量较为明显。这意味着,中部面临整体常住人口减少、人口吸引力不平衡并存的局面。

  在这背后,是中部省份长期的人口流出。以河南为例,第七次人口普查公报数据显示,作为中部人口最多的省份,2020年河南省流出到外省的人口达1610万人,与2010年相比增加595万人,净流出人口达1483万人,是全国净流出人口最多的省份。流出人口主要去向为广东、浙江、江苏、上海等地。

  人口流出主要带走了青壮年,又使中部地区的老龄化程度处于全国中等偏上水平,其中湖北在2020年60岁以上人口已经达到20.42%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2021年公布数据的5个省份中,湖南人口自然增长率-1.15‰,湖北为-0.88‰,山西为-0.26‰。

  即使是省会城市,人口自然增长率也在不断放缓。其中,长沙在2021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0.08‰。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,目前需要正视人口负增长的问题。首先,中部地区在人口增长上,需要通过降低生育养育成本、建立托育、改善男女性别比等手段,进一步促进生育意愿。尽管从国外的经验来看,生育意愿的扭转并非一朝一夕,但相关政策仍然能够起到“托底”甚至小幅扭转的作用。

  其次,应该针对重点地区,提供一定生育补贴或者其他政策优惠。在一些中小城市,扭转生育意愿的可能性更大,但这些地区长期人口外流,当地政府缺乏足够的意愿促进生育。因此,从省内考虑,可以通过财政补贴等手段,促进生活成本相对低的地区生育意愿进一步恢复。

   

  留住人口的关键举措

  除了改善人口自然增长率,中部更为关键的是如何留住人。总体来看,中部6省的总人口并不少,2021年有3.64亿人。如何利用好人口红利,也将成为撬动中部发展的关键一环。

  人随产业走,产业是城市发展的驱动力,人口向拥有更多就业机会、更高平均收入的城市流动是大趋势。对于中部省份来说,由于区位、资源优势相对不足,整体发展产业尤其是高新技术产业的关键,还需要看省会的产业发展情况。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现,中部不少省份在积极推进强省会战略,通过发展产业来带动经济,从而留住人口。而中部省份省会城市的产业发展,近年来颇有亮点。

  以长沙为例,近年来,长沙致力于打造幸福城市,将文娱产业作为样板工程,成为“网红城市”,对外地人形成了较强的吸引力。2021年长沙全年接待国内外游客1.82亿人次,旅游总收入达1926.44亿元。

  在火爆的文娱产业之外,长沙的实体经济发展也颇为稳健,作为集聚三一重工、中联重科、铁建重工、山河智能四大头部企业的工程机械之都,长沙已成为仅次于美国伊利诺伊州、日本东京的世界第三大工程机械产业集聚地。2021年,湖南省工程机械行业营收占全国三成以上,发达的制造业及衍生产业,不仅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口,也帮助长沙留住了诸多制造业技术人才。

  除长沙之外,中部势头正劲的还有被称为“风投之城”的合肥。合肥正积极引进或扶持众多新兴产业中龙头企业,优化产业布局。比如,截至2021年9月,合肥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超500亿元,上下游120余家企业,与蔚来、大众、华霆动力等龙头企业的合作,带动了合肥配套产业集群的发展,提供大量工作岗位和就业机会。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,人口不能“空心化”发展,中部需要发展产业尤其是高附加值产业。但各省份在实施强省会战略的同时,难以避免地区间的产业、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。以湖北省为例,2022年一季度GDP为10804.66亿元,其中武汉市GDP占全省36.7%,其余各市GDP突破千亿的只有襄阳和宜昌,与武汉差距较大。

  强省会追求的不仅仅是省会城市自身做大做强,更重要的还在于提升区域辐射带动能力。在省会城市做大做强产业之外,也要按照产业配套、专业分工、市场化的原则有序将部分产业转移到周边地区,形成合理分工的格局。

  产业的发展需要发挥省会城市的带动作用、辐射作用,这又考验都市圈的建设。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现,中部各省基本都围绕省会建设都市圈。

  今年3月公布的《长株潭都市圈发展规划》明确,长株潭都市圈范围包括长沙市全域、株洲市中心城区及醴陵市、湘潭市中心城区及韶山市和湘潭县。面积1.89万平方公里,2021年常住人口1484万,占全省人口比重为22.41%。

  中部如何发展都市圈?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,这需要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,有效发挥省会城市“龙头”辐射外溢效应。都市圈内各市应突出优势特色,走差异化发展的路子,把长板拉得更长,做大做强做优主导产业,形成错位发展、特色明显、相互配套的产业发展格局。此外,要加强省会与其他城市在产业转移、平台服务、研发转化等方面的对接合作,形成协调联动、协同发展的新格局。

  更大的人口与区域腹地,将给予产业更大的腾挪空间,也需要更多的高质量人才为产业发展提供强劲动力。以长株潭都市圈为例,应发挥好长沙的科教优势,进一步吸引人才“入湘”,才能实现“研发在长株潭、转化面向全省,主链在长株潭、配套面向全省,平台总部在长株潭、服务覆盖全省”,带动全省各地产业、科研等领域的提档升级。

(文章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

上一篇:杭州萧山机场出行提示:低风险地区来杭 不再要求提供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
下一篇:湖南:鼓励探索“二孩”“三孩”家庭的购房支持政策

热门推荐


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,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,如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© 2021 股票配资排排网 版权所有

广告合作